加入收藏夹
提示

收藏成功!

查看我的收藏>>

提示

您已收藏

查看我的收藏>>

地天永烈唱大风

——北大又一颗星殒落了

北大同窗六年的叶永烈于2020515930分,离开5703而去了。在北大,我们共同敬仰马寅初的铮铮铁骨;我们共同牢记傅鹰的诤言:实验是最高法庭,实验是最高法律;在脑海,我们共同刻录了唐有琪的物质结构、晶体结构、量子力学、统计力学,还有鲍林的分子轨道。北大的沃土滋养了叶永烈的《历史选择了毛泽东》,也滋养了曾雄飞的《新原子论》,《地震结构爆裂动力学理论》。未名湖光照亮了5703学子,去攀登一座又一座的科学高峰。

曾记否,200454日晚,曾雄飞来到永烈的家中,畅叙我们在北大的情谊,憧憬未来的人生。曾记否,我们201611月中再次来到永烈的家中,兴致勃勃地纵论我们的创作计划。那时杨慧芬告诉曾雄飞,永烈已经只有一颗肾了,当时深深地祝福永烈能健康长寿。谁知,这却是最后一次面见了。永烈安息吧,北大的骄傲,流淌着你的热血啊!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曾雄飞  2020-05-16

200454日叶永烈曾雄飞合影


201611月叶永烈陆企亭曾雄飞合影

地天永烈唱大风——北大又一颗星殒落了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